您的位置:主页 > 故事大全 > > 内容详情
牛坑地狱(下)
时间:2020年09月07日

  十八层地狱“牛坑地狱”

牛村,不是因为村里姓牛的多,而是因为家家户户都养牛,故此得名。养牛的多自然就少不了屠夫,翟屠夫就是牛村的名人,谁家宰牛都找他,据说他下刀干净利落,想学他这一手的小伙子很多,可他从不收徒弟。
  
  “瞧!牛淌眼泪了。”按住牛的帮手柱子不忍心地松开了手叫道。
  
  翟屠夫狠瞪了他一眼吼道:“按住了。”柱子伸出颤抖的双手按住牛头,然后把脸撇向一边,只觉得手下的牛一阵抽搐。他小心的回过头,瞧见一地的血,牛已经身首异处,他像是被针扎一样弹跳起了,后退了一大步。
  
  翟屠夫叼着烟,细细的分解着牛的尸体。每割下一块,挥手扔进边上的大盆里。动作优美连贯,一看就是个资深的屠夫。
  
  整个牛全部分解完了之后,天也擦黑了,翟屠夫得了一个牛头这就是他的工钱。他抱着牛头嘴里哼着的曲子慢悠悠的往家走,路经一片极其阴暗幽深的小树林,小树林里布满了坟冢,几处跳跃的磷火在树林深处忽闪忽闪,散发着荧光。
  
  翟屠夫从小就在这条小树林里走,不知道走过几千几百回夜路,所以他不害怕,正走着,翟屠夫的脚步突然慢了下来,他似乎听到了什么。树林深处隐隐约约的。传来“哒哒哒”的脚蹄声……

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背后一阵沁凉,一种莫名的恐惧从心底里涌了出来,抱着牛头的手有些颤抖。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,抬手拍了拍牛头,低骂了一句:“妈的,不就是牛吗?怕啥!”虽说自我安慰不怕,可他脚步在不知不觉中比原来快了许多。
  
  又走了数步,他发觉“哒哒哒”脚蹄声越来越多。接着他听见前后左右全都是“哒哒哒”的蹄印声。他被吓得撒腿就跑,刚跑了几步。

他停住了,他的前面站在一头黑牛,牛眼死死的盯着他,两只牛角就像两把尖刀,在微弱的月光下发着寒光。翟屠夫只感觉腿肚子一阵哆嗦,来不及多想,扭头就跑。手里的牛头早被他扔掉了,这时候啥也没有命重要。

拼命的狂奔了一段,脚蹄声听不见了,他才气喘吁吁的瘫倒在地上,大口地喘气。气息稍均之后,他抬头一看那头黑牛依旧站在他的不远之处,眼睛冷冷的打量着他,就像他挥刀砍下牛头时,那种冷漠的眼神,如今他成了待宰的牲畜,而屠夫变成了牛,这是不是十分搞笑,可他笑不出来,不但笑不出来他就快被眼前的恐怖吓哭了。
  
  牛正一步步地向他逼近,他浑身颤抖着,惊恐地注视着黑暗中的那双牛眼。他真希望这不过是一场恶梦,可不是,他异常清醒地注视着恐惧正一步步向他逼来。“哒哒哒”脚蹄声越来越近,他被吓得紧紧闭上了双眼……
  
  过了许久,他怯怯地睁开双眼,发现自己坐在一个巨大的深坑!大坑四周围着数十头强壮的蛮牛正躁动不安鼓动前蹄,满眼仇恨的盯着翟屠夫。
  
  “啊——”翟屠夫再也忍不住大叫了一声,这声音就像是命令一样,牛一涌而来,翟屠夫本能的用胳膊挡住身体,“哞哞……”牛蹄声咆哮而来,他先被牛角挑上了天,重重摔在地上后,数头牛在他身上来来回回踩踏了千万遍,他能听见浑身骨头破碎的声音,在剧烈的疼痛下他晕厥了……
  
  第二天同村的人在小树林里发现了他的尸体,他被送去医院的时候已经没救了,医生很奇怪他的死因,因为他身上衣服完好,可是身体像是被压过的肉饼一样,骨头全都碎了。
  
  听完我没有说话,我在想着宰牛的人有罪,吃牛肉的人有罪吗?这话我可没敢问判官,因为我不吃素。

 本文为守望天使原创,网络转载请注明出自《一品故事网》并标明作者,如纸媒刊登,须经本人同意!联糸QQ763205332

本文作者:守望天使

来源:

最新动态
相关阅读
大家感兴趣的内容
友情链接: 绿皮火车 -乡土女性网 -愚昧不美图 -ACG漫画网 -美女啪啪 -网站建设 -性感美女 -私人伴游 -
关于我们 - 广告合作 - 联系我们 - 免责声明 - 网站地图 - 投诉建议 - 在线投稿
严禁网站镜像,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© 2015-2018 诺心网络 All Rights Reserved.
地址:杭州拱墅区祥园路38号浙报理想祥园创意园东区A319
电话:18958065710 微信:Evtailun 邮箱:476565345@qq.com
浙ICP备1501782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