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两性 > > 内容详情
婚前以身相许我难再幸福
时间:2019年12月31日

导语:我不要钱,师傅替我要了。师傅说,孩子你傻不是,钱是什么?钱是保命的牌!你跟他这些年,比这值得多。你俩不是这关系,是爱情,是爱情他就更应该安置你,这才是男爷们儿,你不拿,他一辈子不安生。我这才明白,男人跟女人不一样,男人拿钱了事儿、了情,女人拿命。

女人的一生

口述:她的故事

我是自己从心里觉得跟这个人离婚了,没他了,办不办手续没啥不一样

都懒得说这个。我这个岁数,关心的是孩子的婚姻,我自己,一辈子早完了。我出来15年了。

我没离婚,跟离婚一样,没老公,老公跟人家了,我闹不清他俩结婚没,反正生了儿子,儿子有户口,没受影响。我们那边,好多事儿不那么规矩,要不就是他给人好处了。我不知道。

有一回,我兄弟来出差。跟我说,姐,姐夫跟人结婚了,你俩到底离婚了没?我说离了。结婚一年有孩子,孩子两岁不在一块儿过,孩子三岁半,人家给他生儿子,儿子出来半年,他叫人拉去给手术了,还要他干吗?离婚了!我是自己从心里觉得跟这个人离婚了,没他了,办不办手续没啥不一样。手续是没办,我俩结婚也没手续,手续丢了,打架的时候结婚证一撕两半,照他脸上扔,扔丢了。

我就觉得,找个坏男人,不如没男人,省心省事,不跟着他挨骂。

我俩不是包办。自由恋爱。我们那儿穷,可不土,为什么?穷,村里人都往外跑,哪儿富往哪儿跑,跑出去挣了钱、开了眼,成了还乡团,带回来信息,村里人受影响,没看见钱,看见信息,跟着学,就不土了。我们穿着破衣裳谈恋爱、约会儿,不傻。

我姑娘她爸不傻。你看我这模样,年轻时还中看。老辈人说,找媳妇不找薄面桃花,找富态包子,哪儿哪儿都大,大模大样,能生孩子能旺夫,窄眉细眼白得青筋暴跳儿的,进门不吉利。我那时算富态包子,现在看不怎么样,多少年前在我们那儿,抢呢,呵呵!姑娘她爸,人家说是抢上了,抢着包子了。你听听,穷地界儿,吃上包子,就是过年。现在老家来人,我要给弄顿包子吃,人家说我不是东西,为富不仁,找骂。

他追我。后来再怎么欺负,不拿着当人,当初,也没有女的先追的道理。更何况,我没看上他。我心里有人,不是他。

我家没钱给我上学,小学没毕业就回家帮我爹干活。上了三年学,连上带不上,学会查字典。这辈子全部知识,就靠查字典来的。我感谢语文老师,就冲他教我查字典,感谢他一辈子。离开学校时,老师给我一本没头没尾的新华字典,说带着吧,没啥给你的,这个还是捡的,全的不给你,留着教学生用,以后看见什么书啊、报啊,按这个学认字,认识字好,能看懂道理。老师的话,我到现在记得。

我家就我兄弟一个男孩,供着,仨姑娘里我是幸运的,上了三年学,大姐、二姐根本没上过学,我兄弟好,在哈尔滨上大学,毕业留在那儿,成了高级工程师,爹妈都享他的福。

我这个文化,喜欢的还是有文化的人。我们一起长大的,就一个人考上大学,天津的南开大学。我后来出来打工,第一站就去天津,也是因为他,我觉得他为什么要报天津的学校呢?肯定是天津好,那我就去天津。这也叫浪漫,傻,混成孤家寡人,拖着个孩子,还浪漫,不是傻是什么?!

他不是不喜欢我。喜欢,后来跟我说了,说的时候,他有老婆孩子,我带着闺女走投无路。在狗不理,我俩都流眼泪。我撩起衣服来擦,他趴在桌子上垫着袄袖子不敢抬头。那是15年前。我们两家挨着,他后来在城里上学,一个月回来一趟,回来了,他家舍不得他干活,让他看书。他那时闲的,讲书给我听,我一边烧火一边听,走神了,烧得满世界烟,我妈气得骂人。他就不敢讲了。

我妈骂我给他听,说,你个黄毛丫头没见识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?也不撒泡尿照影儿看看自己什么奏性,人家一步登天进城,能要你?发梦发昏头了你个傻货,等人家一脚蹬了你,成了没人要的囊膪……他在那边听着不敢出声,我在这边抹眼泪也不出声。我妈说得对,那时我明白,他不会要我,我俩不是一条道儿上的人,别看是一个地界儿出来的,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
他考上了,第一个告诉我,我就知道我俩完了,没开始就说再见,这是命

是命就认,别争,什么事儿都是这样。一件事让你碰上,那是该着,就要扛起来。

那后来,姑娘她爸来了。我说这恋爱,不能有别的目的,只能是爱,没有爱哪儿来的恋?恋不上,长不了。为别的目的,假装爱上,能行,恋,可假装不了,恋不恋,自己心里清楚。他家条件好。他俩哥哥都在城里,一个当官、一个靠着当官的哥哥做买卖,比当官还肥。他姐姐嫁到哈尔滨,又跟着老公去日本,连班都没上过一天,尽享福了。

他在我们那儿,就算个花花公子。偏偏,他看上了我。我家穷,人穷志短。我爹妈都觉得他好,说我嫁给他不用过苦日子。他们哪儿知道,后来的日子要多苦有多苦,直到我跟他散,才算熬出了头。

他追我,也动脑子。这孬种,别看不干人事儿,追女人,一手绝活。他长得一脸憨厚,一肚子坏水,不能信他。他追我,不直接追,先追我爹妈。我爹妈就一个理想,就是我兄弟能考出去。他想办法,从哈尔滨弄来考试卷子、参考书、乱七八糟念书的东西,孝敬我爹妈。

一口袋红肠挡着脸来了,礼不重,垫底儿的可是稀罕东西,都是给我兄弟念书的好货。我爹妈稀罕得,看他哪儿哪儿都顺眼。跟你说我爹妈干的事儿,他一来,叫我做饭给他吃,烫酒给他喝,吃饱喝足,他俩说,你们回屋唠啊,我俩要歇会儿……唠什么唠,我没结婚,就跟了他,跑都跑不了。

我爹妈这事儿也算给了我教训,当爹妈的不能贪人家的好处,多大好处值得把自己亲闺女一辈子的幸福搭上?我爹妈就是看不开,满眼就觉得这是个人,别人都不行。我兄弟跟我说,我俩后来闹成那样我爹妈也后悔着呢,就是不说,说不出口,哪有脸说?

结婚一年,我有了姑娘,从怀孕,我俩就不行了,他外面胡闹,回家欺负我。他找的不止一个,后来这个是因为生了孩子把他套上,他又让人拉去手术了,不由分说,他哥找关系出来说话都手术完了,这才慢慢老实了。听说后来这女的也没过上好日子,开了个小卖店,一个人忙,他什么都不干,坐着吃。

我还是那句话,没老公不可怕,找个坏蛋,一辈子没头儿,受上了。幸亏我带着姑娘走了,远走高飞,谁稀罕他谁跟着活受吧!

最新动态
相关阅读
大家感兴趣的内容
友情链接: 绿皮火车 -乡土女性网 -愚昧不美图 -ACG漫画网 -美女啪啪 -网站建设 -性感美女 -私人伴游 -
关于我们 - 广告合作 - 联系我们 - 免责声明 - 网站地图 - 投诉建议 - 在线投稿
严禁网站镜像,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© 2015-2018 诺心网络 All Rights Reserved.
地址:杭州拱墅区祥园路38号浙报理想祥园创意园东区A319
电话:18958065710 微信:Evtailun 邮箱:476565345@qq.com
浙ICP备1501782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