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两性 > > 内容详情
天孤荒地独老安如好|天孤荒地独老林隽睿周薇小说(完整版阅读地址)
时间:2019年08月29日

 天孤荒地独老安如好|天孤荒地独老林隽睿周薇小说(完整版阅读地址)完整版由本网uckeke提供! 天孤荒地独老安如好|天孤荒地独老林隽睿周薇小说(完整版阅读地址)是一部言情小说,内容精彩,适合男女生空闲时间阅读,目前全文已完结,喜欢就点击天孤荒地独老全文阅读吧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《天孤荒地独老》已出全文

此处篇幅有限,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我努力忍着怒火,缓和脸色,走到老太太面前,温言说:“阿姨,您下去歇着,我和何勇有些事情要说。”

“薇薇,发生什么事了?是不是阿勇欺负你?他若是欺负你,你就告诉我,我打死他!”老太太一边说,一边已经脱下鞋,没头没脑地朝何勇打去。

何勇跳起来躲闪,“妈!不是我!我没欺负她!我都不知道她今早上是怎么了,说话莫名其妙……”

“何勇!你还能更无耻一点吗?”我怒喝着打断他的话。

“周薇!你别闹了好不好?我对你那么好,不管是同事还是邻里,还是你的小姐妹谁不知道,你现在莫名其妙地说我和周妍怎么怎么了,你倒是拿出点证据来呀!你这样凭空乱叫,搁谁都会以为你脑子有毛病了!”

何勇的话让老太太也看着我了,她拉着我手问:“是啊,薇薇,这话可不能乱说,无凭无据,阿勇这里闹闹没事就过去了,你妹妹若是听到,那就了不得了,非得跟你拼命啊!”

天孤荒地独老安如好|天孤荒地独老林隽睿周薇小说(完整版阅读地址)

我无话可说了!该死的证据!就连昨天我截获的那段语音,也跟着我那个手机掉到河里去了,还有个鬼的证据呀。

我忍忍怒火,沉吟一会,淡淡一笑,看着何勇说:“好了,何勇,我没证据,我也不跟你闹了,但是我告诉你一件事,如果你一定还要结婚的话,我们找个时间去看房子,我之前说的把房产过户一半给你,我后悔了。”

何勇的脸色顿变,像是不认识我一样看着我,“周薇,你在说什么呢?你闹了半天,污蔑我诬蔑周妍,你就是为了反悔你那句话?我什么时候要你一半的房产了,你犯得着这样吗?把我何勇当什么人?你以为我和你结婚,就是为了你的房子?”

“不然呢?”我懒得跟他争论了,挑眉看着他。

“你!你!你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!你的房子,我什么时候觊觎它了!我什么时候稀罕它了?还好过户的话是你自己提出的,不然我真是掉到黄河都洗不清了!”何勇声音提高,额头青筋突起,似乎是被我的话极度刺伤到了。

我依然一脸轻蔑,淡淡说:“是吗?那就这样啊,下午我请假,我想把房子再去做个婚前公证,这样我更有安全感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《天孤荒地独老》已出全文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随你!”

“呵——”我拿起包,仰头从何勇身边过去。

“薇薇!你这孩子!你的房子我们从来没打过主意,你这么轻视阿勇,还这样瞎说诬蔑他和你妹妹,你这样就不对了!”老太太拉住我的手批评。

“阿姨,这件事您别掺和,我不会诬蔑任何人,只不过某些人狡猾,把证据毁了罢了!”我掰开老太太的手,回头狠狠瞪了一眼何勇。

“疯了!”何勇白我一眼。

我不再理睬他们,背着包快步下楼,却在楼梯口,被怒容满面的周妍拦住。

“周薇!你把话说清楚了再走!”她一把抓住我的领子,把我推搡得差点摔倒。

我抓住楼梯扶手站住,对周妍怒斥:“周妍,你不用和他一样,在我面前装了,楼上那个垃圾我用腻了,不要了,你开开心心拿去宝贝着好了!”

我是打定主意铁了心要和何勇分手,所以也就不想和他们玩什么心机,一切直而言之,他们狡辩也罢,抵赖也罢,爱咋的咋的,我也不管了。

“周薇!你瞎说什么!你污蔑我!毁我清誉!”周妍张牙舞爪朝我扑来,手抓向我的脸。

我想起她昨天那些侮辱我的话,也恶从胆边生,抓住她的双手,狠狠推了她一把,因为我站得高,周妍被我推得摔倒在地,“啊——”一声尖叫。

别看我瘦弱,但我每天干活,比养尊处优的周妍劲大多了。

“周薇!你一定是疯了!”何勇从楼上跑下来了。

天孤荒地独老安如好|天孤荒地独老林隽睿周薇小说(完整版阅读地址)

我怕吃亏,他们两个打我一个,赶忙撒腿跑路。

“周薇!你这个疯子!我告诉我爸我妈去!”周妍在我身后尖利地哭喊。

“哼!”我冷哼,装,她就装吧,一会何勇告诉她,我取消了过户一半房产给他的决定,保证她再也装不下去!

我快步走出屋子,在走廊推出我的自行车,骑车出了别墅。

我还得赶去上班呢,我是个住着豪华别墅的穷人,爸爸过世很突然,所以连遗嘱都没立下,他留下的产业,早就都已经到了堂叔的手里,那些工厂的收益,一毛钱也不会给我。

一路上,我想着何勇和周妍的如意算盘和美好的憧憬都化成泡影,两人一定懊悔不迭,不禁莫名地开心起来。

接下来他们应该是要从地下工作转为光明正大了,按照套路,估计是要在我面前大秀恩爱,想尽办法来给我添堵了吧,不过没关系,我会很平静地送他们一句话:

表子配狗,天长地久!

莲城康安医院到了,这是一家颇具规模的私人医院,我是医院的一名门诊护士。锁好车后,我快步进了医院大楼。

紧张忙碌的交接班后,我开始有条不紊地配药,准备去门诊留观室给病人打针。

“张娴。”我喊病人的名字,一名女士答应,我推着推车过去,娴熟地给她扎好针。

“有什么问题的话,按这个铃子。”我叮嘱一句,继续下一位病号。

“林隽睿。”

“嗯,咳咳——”一个沙哑的男声在我身后答应我。

我回头一看,脑袋一下子懵了,病号竟然是——头牌先生——

他喉咙沙哑得厉害,手掩着嘴不断咳嗽,很怨毒、很冤家路窄的目光看着我。

看上去昨晚的防狼喷雾剂把他喉咙伤得够惨!

“林先生,请这边坐吧。”我又害臊又好笑,还好有口罩遮住脸,掩饰我一脸尴尬。

他坐下来,也不说话,那眼睛就那样似笑非笑地看着我。

我弯腰,在他左手腕绑上皮筋,准备给他打针。

“握成拳头。”

他丫手很美很性感,修长干净,骨节分明。我轻轻按住,用棉签给他手背擦碘伏消毒,他看着我的笑意更浓,莫名看得我脸滚烫滚烫的,连耳朵都有点烧。

“耳朵怎么红了?想起昨晚的体验了?”男人低语。

我大囧,棉签狠狠压了他一下,可是这动作做了之后,我怎么就觉得那么暧昧呢,好像和他有什么东西心照不宣似的。。。

“制服好韵味。”醇厚低沉,带点沙哑却更性感的声音又来了一句。

制服。。。。。我咬牙,缓缓抬眼,狠狠白了他一眼,这家伙脑子里都装得什么玩意呀!不过也难怪,一个做那种事的头牌,脑子里还能装什么玩意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《天孤荒地独老》已出全文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前面再凸一点,后面再翘一点就更好了。”

我拿起针头,小声警告不知死活的头牌先生:“再瞎说你就试试,我手法不是很好。”

“……”

男人好像被我吓唬到了,不仅闭嘴,还屏气凝神,正襟危坐了。

“哼。”我又白他一眼,稳稳心神,熟练地把针头扎进他血管,检查回血之后,小心用胶布固定好。

他竟然长吐一口气,弱弱地说了一句:“我第一次打吊针。”

我撇嘴,一脸“你也有今天”的神情瞅他一眼。

他眼睛却已经东张西望去了,目光邪肆轻佻,“这里还真不错,好多制服!”

“这里没人睡得起你。”我没好气地回一句。

“我yy一下还不行吗?”

“……”

我懒得理他,收拾东西走开,忙我的事情去了。

回到护士室,我被当班的三个未婚小妞堵在墙上贴着,三双高能花痴桃花眼飞出无数个星星。

天孤荒地独老安如好|天孤荒地独老林隽睿周薇小说(完整版阅读地址)

“薇子,那帅哥是谁?可有女友?”

“看到他那块腕表没?PatekPhilippe耶!真正的高富帅终于出现在我眼前岂能放过!薇子,介绍一下嘛!”

“薇子,能介绍我和帅哥认识吗?要不一会我去给他换药,我要搭讪他!”

我巴不得不再和“头牌林”接触,赶紧一二三敲着她们的头说:“我不认识他,你们愉快地去搭讪吧!”

“哈哈哈,好咧,我一会去换药!”

“我去问问他,感觉可好了些!”

“嗓子还疼不疼!”

……

“可怜的孩子们,你们睡不起他。”我看着妞们打了鸡血似的去留观室搭讪帅哥去了,摇着头苦笑,如果我告诉她们,这位“高富帅”先生是出.台.费每晚十万的莲城头牌,那块手表大概是奋战十来个富婆的战果,不知道她们会不会瞬间成了霜打的茄子。

当然,我绝不能透露,不然她们问,你咋认识这种人的,我不给暴露了?

“头牌林”看来把妹功夫一流,也不知他说了些什么,把几个妞笑得花枝乱颤。

“嗤——”我撇撇嘴,推着推车去给一名刚到的感冒小男孩打针。

小孩的爸爸我认识,是周妍的表哥左城乡,五大三粗,看上去一脸凶相,还染着火红的头发,穿着花俏的衬衫,正宗的城乡结合部。

他以前来堂叔家时,曾想占我的便宜,被我冷眼拒绝之后,一直对我颇为怀恨。

他睇我一眼,像是不认识我似的,一副颐气指使的样子对我说:“技术怎么样?没把握就换一个,把我儿子弄疼了可别怪我脾气不好!”

护士长张姐在一旁说:“她是我们科室打针打得最好的护士了,你放心吧。”

小孩哭闹得很厉害,我弯下腰,一边去拿小男孩的脚,一边微笑哄他:“宝宝,不哭哦,打完针姐姐给你QQ糖。”

“不要——不要——不要打针——”小男孩的拳打脚踢,哭得更厉害了。

张姐拿来一个玩具,唱着儿歌逗小男孩,总算转移了他的注意力,我赶紧拿皮筋把孩子的脚绑紧,在他的脚背找到血管,消毒后进针,谁料孩子的脚猛地一蹬,我针头走歪,没能顺利回血。

“哇……”小孩大哭。

“乖啊,别动,别动……”我抓紧孩子的小脚,想退出后再重新进针。

“你会不会打针!”

突然左城乡一声咆哮,我的脸被他重重地呼了一掌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《天孤荒地独老》已出全文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最新动态
相关阅读
大家感兴趣的内容
关于我们 - 广告合作 - 联系我们 - 免责声明 - 网站地图 - 投诉建议 - 在线投稿
严禁网站镜像,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© 2015-2018 彩石头健康 All Rights Reserved.
地址:杭州拱墅区祥园路38号浙报理想祥园创意园东区A319
QQ:1632219795 邮箱:1632219795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