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女性 > > 内容详情
与漂亮老婆分手只因被她伤了心
时间:2018年10月25日

  

  我学会了等待。转过身,再等等吧,等伤口好了,我们再相爱。只知道有些我很想抓住的东西却怎么也再留不住,如同昙花一现,也如你。

  明晃晃的时光里,四处暗藏着玄机,在防不胜防时,万箭穿心。导火线,应该从许佩佩的一次醉酒开始,她紧紧地勾着我的脖子,喊着却是阳明的名字,他除了尺寸比你小,其它的,比你要好上百倍上千倍。

  阳明是许佩佩的初恋,她用尽了五年的青春,去爱过的一个人。她为他坠入尘埃,坠入万丈深渊。离开他不出一月,她月光如水的夜色里,用平缓的声音问我,愿不愿意娶她。暗恋她的这些年,终于有了花朵绽放的声音。这几年,倾尽我所有的心思,只为她在我身边无忧无虑。可是,许佩佩的心事,藏得那么深,她从来没有忘记过她。

  她总在午后,穿得极其的妖艳,踩着高跟鞋像一个妖精一样,出门。第一次她这样的打扮,我就应该有所警觉。她似乎从不提起她的过去,对我从未任何挑剔和要求。我想,即便是她妖娆入骨,也已为人妻。

  爱,怎么可能这么纯粹,怎么可能不会有任何摩擦。除非,一人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,而另外一个人,心思如云一般沉浮在其他地方。

  许佩佩是个疯女人,她很随性,婚后,当她第一次拿着我的尺子量我身体的时候,我的脸一阵一阵的发烫。我紧张地等着她的“检验”,只见她松了一口气,眼睛闪亮闪亮的,大声地尖叫了一声,哇,老公你发育得真好。

  我像一只母鸡一样,心花怒放鸡吃米一样,不断点头应付到,我只是比老外差那么一点点,如果再发育得好 点,我就是一匹黑马啦。

  之后,我不断地想起许佩佩那闪亮闪亮的眼睛,以前也听过女人的世俗,没有想到许佩佩也会如此在意这些。不禁,脸又一阵的发烫。

  当我的耳边,一次又一次地想起阳明的名字,她醉得不省人事。心痛如刀割。那么多的欺骗。第二天,她醒了,似乎没有想起昨天说过的话。

  我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,我心爱的女人,以后我再也无法将你视为玻璃那般,爱你,呵护你。眼泪突然涌了出来。那么的悲凉,突然涌入胸口,那么痛那么痛。

  我们,还是离婚吧。我想,你应该先问问你自己,是不是真的爱我。说完这句话之后,我背过身站在窗前,强压眼中的眼泪。身后悄无声息,她连一句质问,一句挽留,一句为什么都没有过问。我简单的收拾好东西,出了门。拿了离婚证,我们站在门口,相视望了一眼,然后各自转身。

  每一步,都像走在尖刀上。突然一阵力量,她的双手紧紧地缠上我的腰,说对不起,那天晚上对不起。我松开她的手,伤到我的并非那天晚上。她说,在转身的那一刹那,突然感觉到心很痛。在平淡的岁月里,我给的那些爱和温暖,早已深入骨髓。她嘶哑的声音,响在身后,还可以再爱你一次吗?

最新动态
相关阅读
大家感兴趣的内容
关于我们 - 广告合作 - 联系我们 - 免责声明 - 网站地图 - 投诉建议 - 在线投稿
严禁网站镜像,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© 2015-2018 彩石头健康 All Rights Reserved.
地址:杭州拱墅区祥园路38号浙报理想祥园创意园东区A319
QQ:1632219795 邮箱:1632219795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