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主页 > 情感 > > 内容详情
班花同桌老欺负我 停电那晚我把她按在课桌上摩擦
时间:1970年01月01日

同桌叫陈然,是我们班最漂亮的女生,不仅脸蛋漂亮,身材也很棒:一双长长的大白腿,又白又嫩,让我看了就想摸一摸。

刚才课间她去上厕所,我正在那跟一大胸妹子聊天呢,手机收到了一条她发的短信:“徐越,我姨妈来了,没带卫生巾,你能帮我去买一包ABC吗?”我当时就在想,那么多女同学,干嘛非让我一男的买,难道她对我有意思?

这天放学后,轮到我俩打扫卫生。陈然和以前一样凶,踢了我一脚,催促我快点。然后她脱了鞋袜,拿了瓶指甲油坐那画脚。

就在一边扫地,我一边看着她的脚一边咽口水。心想陈然真sao啊,竟然在班里做这种事。要是我和她在一起,指不定多幸福呢。

我想,大家应该知道哪个是陈然了。 

从未见过这种画面,我觉得很诱人。痴着盯了一会儿,陈然发现我在看她了。有点不高兴,她大声问我,“好看吗?”

一句话,我的脸立刻红了。心里骂自己不争气,一个脚有什么好看的。然后拿了拖布去水房洗,脑子却还想着刚才的画面。心里面像有小猫挠似的,痒得不行。

回来后,我发现她脸色很差,拿着包在那乱翻。然后又皱眉头,用手捂着肚子好像很痛苦。看向我,像是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。告诉我她来事了,让我去买包ABC。

听了她的话,我立刻愣住了。心里怪怪的,泛起一种异样的感觉。怎么说呢,给女孩儿买那种东西的感觉很怪。而且,那个人还是我的美女同桌。

 

不过,我也不想拒绝陈然这个骚包的请求。

 

等着到了校外超市后,发现有几个人在看电视。我很不好意思,但还是给买了。结果到算账时傻了眼,发现这东西居然很贵,一盒卖九块五。而我,身上只有三块钱。

 

就在我想着怎么说时,身后有人拍了我脑袋一下。生疼,我回过头就想骂。可看见那人后,我立刻忍住了。

 

那人叫刘鸿,哥哥刘涛是我们校外的,不少人都怕他。这种人每个学校都有,我不敢得罪他就笑了笑。他叼着烟有点神气,看到我手里的东西问,“徐越,你妈来事了啊?”

 

草他吗,听了他的话我立刻火了,心想你妈才来事了呢。然后解释说,“是陈然来事了。”说完,我赶紧往外走。东西没买成,寻思回去问问陈然有钱没。

 

从小卖店才走出来,刘鸿就追来了。问我陈然是不是在厕所呢,我说是。然后他笑了,“那我去瞅瞅。”

 

听了他的话,我瞬间就懵了。我怎么都没想到,刘鸿是那么不要脸的人。学校女厕所只有一个门,里面是一排排的坑。他说去看,肯定是光明正大的看。用最猥琐的眼神,盯着无助的陈然看。

 

想到他要欺负陈然,我心里立刻来了火。陈然虽然矫情,但怎么说也是女孩子。如果真被他欺负了,以后也没脸上学了。

 

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但我肯定要保护陈然。而且这刘鸿,还是我多嘴引来的。想到这,我连忙跟他说,“鸿哥,陈然这阵可能走了。”

 

“滚你吗的,陈然来事了没有大邦迪,她可能走吗?你要敢坏老子的好事,小心整死你。”刘鸿眼睛一瞪。

 

见骗不过他,我心里有点难受。心想这下完了,这可怎么办?我想去拽他,但看看他又有点害怕。说来也怪,他个子没我高,反而很矮,就像个豆子似的。但他就是打架厉害,还有个狠大哥。我只是个本分学生,真的怕他。

 

跟着他一步步走向厕所,我的心也越来越难受。我心想自己怎么就这么窝囊,连个女生都保护不了。后悔自己多嘴,引来了这东西。

 

想着想着,突然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我捏紧拳头狠K了他后脑勺一下。

 

没想到我敢打他,刘鸿惊讶的看了我一眼立刻大骂。紧接着,他一个大嘴巴子扇了过来,又朝我身上猛踹。我也没想到能打他,打完他心里怕的要命。任由他打我,从始至终没敢还一下手。心里想,等他出完了气就算了。

 

不过他打完我后还是说,“你等明天的!”

 

刘鸿厉害,别人骂他一句都死的很惨。我打了他,我知道我明天肯定完了。但想到保护了陈然,我心情还是好了不少。还好我把他整走了,不然害了陈然,我真的不想活了。

走到厕所后,我把钱不够的事跟陈然说了。说话的时候,我的脸还有些红,被打的地方也很疼。我以为我说完后,陈然会理解我。可谁知她一下火了,不耐烦的说,“你连买那东西的钱都没有啊?真你吗穷!”

 

一句话,我觉得心底某处东西被触动了。穷,也一直是我的痛处。然后我赶紧解释,“我今天忘带钱了。”

 

“算了吧,你家就是穷,不给你零花钱吧?”陈然生气的说。

 

听了她的话,我心里又是一阵抽搐。我心底,也好像有什么东西摔碎了。

 

“徐越,你闭着眼睛进来。你没钱,姐给你钱!剩下的钱也不要了,就当赏你这要饭的。”看我不说话,陈然的优越感来了。

 

“算了,不用了。”我心里很难受,有钱也不想帮她了。然后我转身要走,心里也酸酸的不是滋味。心想为了她,我还挨了刘鸿的打,明天肯定还要挨打,我图个啥呢?虽然刘鸿是我嘴贱引来的,但不帮她买东西我能看见刘鸿?

 

走时,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。心里叹气,知道我这种人永远攀不上校花。

 

就当我走出十几步时,我突然听到陈然在叫。她大声问我,“徐越,你怎么还不进来?我给你钱!”

 

“我不要你的钱!”我回头大吼,眼泪在眼眶中打转。

 

“不要我的钱,你也得给我买东西吧?”陈然急了。

 

“你自己买吧。”我心很凉,眼泪真要落下来了。

 

听了我的话,厕所那边没声音了。但很快,陈然立刻骂了起来。她骂了我几句,又着急的求我说,“你别走啊,你走了我怎么办?”

 

此时天已经快黑了,我没办法又走了回去。等回去后,陈然让我闭上眼睛进去。

 

进去时,我屏着呼吸大气都不敢喘,心里紧张的要命。我做梦都没想到,我们之间会发生这种奇葩事。

 

就按照她的指引,我终于走到了她面前。我伸出手让她给我钱,但她迟迟没给我钱。

 

“哭了啊?”像是在笑,她没好气的问我。

 

“没哭。”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被她骂被她嘲讽都没哭。但她温柔的一句话,一下把我眼泪逗了下来。

 

“呵呵,真丢人,这么大男生还哭。你刚才是不是被刘鸿打了?我都听见了。”陈然笑着哄我。

“是我把他打了!”我睁开了眼睛,大声对她说。

 

为了维护那点卑微的自尊,我忘了眼前的情景。

 

睁开眼睛后,我立刻看见了目瞪口呆的陈然,还有两条光洁的小腿,中间的那条若有若无的处女地还在向下滴着水滴……


最新动态
相关阅读
大家感兴趣的内容
关于我们 - 广告合作 - 联系我们 - 免责声明 - 网站地图 - 投诉建议 - 在线投稿
严禁网站镜像,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© 2015-2018 彩石头健康 All Rights Reserved.
地址:杭州拱墅区祥园路38号浙报理想祥园创意园东区A319
QQ:1632219795 邮箱:1632219795@qq.com